《周易》中亨字字义考

摘 要

《周易》中元亨利贞的亨,可以现今所用的亨通的亨来解释,但不应解释作享祀、祭祀。另根据《文言传》亨者嘉之会嘉会足以合礼,也可解释为会合,聚

  《周易》中元亨利贞的亨,可以现今所用的亨通的亨来解释,但不应解释作享祀、祭祀。另根据《文言传》亨者嘉之会嘉会足以合礼,也可解释为会合,聚会。
  三字同源,也可互训。但在《说文》中则只有一亯字,并无享、亨及烹字,且亯显然做享字解,并无烹煮及亨通的字义。然而在现今所见的先秦典籍中,却显然分出了亨与享两字,且有清楚的字义区分。亨多做烹煮的意思,而享字则做为祭祀、孝敬。亨通的字义则只有在《易经》中可见。
  《尔雅》:享,孝也。珍,享,献也。《说文》:亯,献也。从高省,曰象进孰物形。《孝经》曰:『祭则鬼亯之。』凡亯之属皆从亯。段注:下进上之谓也。按《周礼》用字之例,凡祭亯用亯字,凡飨燕用飨字。如《大宗伯》吉礼下六言亯先王,嘉礼下言以飨燕之礼亲四方宾客。依段玉裁说法,周礼中祭祀(给鬼神吃)才称享(亯),若是宴会(给人吃的)就称飨。
  享字在古文中除了做享受,最常用的是孝敬或祭祀。具体来说,是将烹煮(亨)好的肉类装入鼎中,然後再敬献给长辈或鬼神。若敬献给长辈,就是孝敬;若给鬼神、死去的祖先,就是祭祀。而受享的长辈或鬼神,就是享受敬献上来的美食。
  亨(烹)则是属於享之前的准备,也就是烹煮、水煮。《周礼.天官冢宰》中有亨人之职,主要职掌即烹饪,准备熟食之事,此亨即通烹。
  亨人,下士四人,府一人,史二人,胥五人,徒五十人。
  亨人掌共鼎镬以给水火之齐,职外内饔之爨亨煮,辨膳羞之物。
  镬是用来煮肉及鱼腊(鱼乾)的器具,煮熟之後则放入鼎内准备往上敬献。饔音庸,熟食。爨即灶。
  《仪礼?士冠礼》:
  凡牲皆用左胖,煮於镬曰亨,在鼎曰升,在俎曰载。[按:左胖,即左半身、左半边。]
  《诗经》中可清楚看出享做为祭祀或孝敬,而亨则做为现今烹煮的意思。《诗经》履履出现的以享以祀,享于祖考,以孝以享,都是做孝敬或祭祀的意思;亨字如〈匪风〉谁能亨鱼、〈七月〉七月亨葵及菽、〈楚茨〉或剥或亨、〈瓠叶〉幡幡瓠叶,采之亨之,这些亨字都是烹煮的意思,没有一字做亨通解的。《左传》中享字是非常常见的,字义也都做孝敬、敬献和享受解。而亨字则相当少见,除了引用《周易》之外,亨字只出现三次,其中襄公四年家众杀而亨之,以食其子亨字就是烹煮的意思。
  《周易》中的享字与亨字也有清楚的区别,虽然有两处亨字是解释做享,但这两处帛书本都做芳,可见亨字与享字在《周易》中也有清楚的区分,在做为祭祀时就会做享,不做为祭祀时就做亨,因此元亨利贞的亨字确定不应再做祭祀解,现代学者如高亨将亨字做享祀来解释显然不正确。那麽元亨利贞的亨,唯一适合的解释就是作烹或者是其他意思,如亨通了。
  只不过,如果《说文》中只有一个亯字,并未区分出亨、享、烹三字,那麽这些比《说文》更早的古籍是如何区分出享与亨两字的?帛书中今本《易经》的享皆作芳,或许可以提供解答。可能曾经有段时间是以诸如此类的假借字来表达:
  大有九三:公用芳于天子。
  随上六:王用芳于西山。
  损:二巧可用芳。
  困九二:利用芳祀。
  困九五:利用芳祀。
  以上公用芳于天子今本做公用亨於天子,王用芳於西山今本做王用亨於西山,原本学者在享祀与亨通两种解释间争论,若以帛书本来佐证,那麽理所当然的两句的亨都应该解释做享祀。
  另一个线索则是上博楚简的《周易》,今本的元亨利贞的亨都作卿,而享则作亯。
  卿字金文左右两边分别是一个人字,中间似一餐具,像是两人相对用餐的样子,疑即古飨字。飨为宴飨之义,与享字意义相近,古音亦相似。古代敬献饮食给鬼神为享,若与人宴饮则为飨。
  亨通之义那里来?
  以上我们虽然厘清了亨、享两字在古代经典中的用法与区别,但是却仍有几个彼此关联的根本问题无法解答:亨、烹、享三种不同字义到底那一个是最原始的造字初义?《周易》中的亨字到底要如何解释?而当今被解释作亨通的字义又是从何而来?
  关於亯字的初义,徐中舒《甲骨文字典》这麽说:
  徐中舒认为亯字画的是商朝时穴居的房子,并认为与亯字类似形构的字如高、京、亳、郭都是与穴居有关(请参考下图),其高字下如此说:
  依徐中舒说法,亯做为享献之意,是因为居室既为止息之处,又为烹制食物飨食之所,引伸之而有飨献之义,这样的解释实在牵强,且与後来的文字发展很难接轨,并不是很有说服力的解释。
  • 声明:本网站所有信息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并非科学的研究结果,仅供网友娱乐参考,切勿过度沉迷。相关文章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,请通知本站,予以删除(wzhannet@163com)。
  • 转载请注明:《周易》中亨字字义考 +复制链接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